織夢CMS - 輕松建站從此開始!

羅索

2018世界科技創新論壇全體大會:人工智能标準化革

jackyhwei 發布于 2018-08-14 20:35 點擊:次 
8月10-12日,世界科技創新論壇在北京會議中心舉辦,包括Kip Thorne、Thomas J.Sargent、Michael Levitt、朱棣文在内的20餘位諾貝爾獎獲得者,以及中科院院士曹春曉、美國國家工程院院士陳剛等諸多中外
TAG: 人工智能  标準化  

  新浪科技訊 8月11日消息, 8月10-12日,世界科技創新論壇在北京會議中心舉辦,包括Kip Thorne、Thomas J.Sargent、Michael Levitt、朱棣文在内的20餘位諾貝爾獎獲得者,以及中科院院士曹春曉、美國國家工程院院士陳剛等諸多中外頂級學者專家應邀出席,共同打造史無前例的中國最高級别智慧盛宴,探讨全球科技創新成果、描繪未來中國科技創新藍圖。

  我們這一場主要聚焦在人工智能。這個題目說的是人工智能标準化革命,剛才我們感覺可能談标準化革命還太早了,所以我們可能得要來一場非标準化的讨論,我想人工智能的發展最近這幾年确實,不管在學術研究還是産業發展這一塊,最近這幾年可以說是取得了飛速進展,我們最近剛剛發布了一個中國的人工智能發展報告,在這個報告裡我們發現人工智能的科學家和企業在這一方面确實取得了不俗的成績,在論文總量和專利總量中國和美國是兩個最高的國家,但我們看到中國企業的表現來講,跟很多國外的企業相比,還是有一定的差距。

  以下是演講全文:

  薛瀾:歡迎大家來到全體大會第二場,人工智能的标準化革命。剛才我們把科技革命的經濟圖譜做了一個全面介紹,下面我們這一場主要聚焦在人工智能。這個題目說的是人工智能标準化革命,剛才我們感覺可能談标準化革命還太早了,所以我們可能得要來一場非标準化的讨論,我想人工智能的發展最近這幾年确實,不管在學術研究還是産業發展這一塊,最近這幾年可以說是取得了飛速進展,我們最近剛剛發布了一個中國的人工智能發展報告,在這個報告裡我們發現人工智能的科學家和企業在這一方面确實取得了不俗的成績,在論文總量和專利總量中國和美國是兩個最高的國家,但我們看到中國企業的表現來講,跟很多國外的企業相比,還是有一定的差距。

  所以我想我們下面的讨論,除了我們讨論一下中國在學術研究,尤其在人工智能這個領域,它下一步未來今後的研究進展前景怎麼樣,我們也希望更多的讨論一下,未來産業發展會有什麼樣的前景。尤其中國的企業在這方面有些什麼樣的表現。

  所以今天我們也特别高興,我們這個Panel有兩位非常著名的學者,一位是非常跨界的諾獎的獲得者Michael Levitt,他是做化學的諾獎,但他原來學數學的,而且中間也涉足了很多其它領域。

  另外一位是中科院自動化研究所的複雜系統管理與控制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王飛躍教授,在人工智能、自動化系統管理這方面,也是非常傑出的學者,好像也是很跨界,王教授原來是學化工的。

  還有三位非常傑出産業界的代表,既有傳統産業,也有已經上市的企業,也有獨角獸階級,我們這個讨論是非常有意思的一個組合。

  我想先請幾位每人用5~7分鐘先做一個簡要的陳述,下面再做讨論。

  發言嘉賓,分别是:Michael Levitt,2013年諾貝爾化學獎獲得者、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英國皇家學會會士

  王飛躍,中國科學院自動化研究所複雜系統管理與控制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

  顔水成,奇虎360公司集團副總裁、人工智能研究院院長

  楊帆,商湯科技聯合創始人、副總裁

  郝玉成,中國機械工業集團有限公司智能技術研究院院長、工信部智能制造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

  Michael Levitt:非常感謝,這是我第一次參加這樣的讨論,我是作為唯一的外國人參加這個專家讨論。通常來講如果有國外的來訪者,他們往往就會很尊重客人,另外一方面他們也尊重本國專家,所以看今天從台上的構成就體現了中國人既尊重海外思想,也尊重本土專家的意見。

  做科學工作,我是從1967年開始的,可以說我愛上了電腦,人工智能是我一直關心的領域而且關心多年了。但是從某種意義上來講,人工智能的含義随着時間的變化而變化,當我最早開始研究的科學的時候,當時我還是十幾歲的小孩,大概隻有14歲。當年我聽說電腦可以拿來下棋,我覺得真了不起,電腦居然可以拿來下棋,我以為電腦隻能拿來加減乘除。我覺得下棋,照理說不是電腦被設計出來完成的工作,可是人工智能這個領域它的重要性得到了凸顯,出于三個原因使人工智能變得更加重要。

  第一個,我們對于什麼樣的算法有用,什麼樣的算法沒用,了解更多。

  第二個,我們對數據必要性的認識越來越清晰,每個人都有大量的數據,關于外部世界也有大量的數據。大家可以想像電腦的運算速度也越來越快,很多時候很多行業它的發展變化是由一些出乎意料的因素推動的,電腦使得人工智能的發展變得容易,以前電腦讓年輕人玩遊戲,現在它有GPU,圖形處理界面,最早是讓年輕人玩電腦遊戲的,但最早是小孩想通過玩遊戲,促進了計算機的發展。

  我們說到人工智能領域起名字非常重要,比如在美國沒有人再把它叫人工智能了,因為50年前當時承諾給他們好多人工智能的東西,現在多叫機器學習了,現在美國人不把它叫人工智能了,他們用的是機器學習。今天我們說機器學習也是一個很泛泛的概念,機器學習人們已經開展了很多年了,機器學習就是把數據拿來,在裡面歸納一些東西。舉個例子,我們說孩子的身高是年齡的函數,然後你會得出一個曲線,裡面有很多點點點,畫出一條線,平均一下,如果你是12歲的話應該1.4米,當然這是從數據裡面歸納出一些東西。

  随着機器學習的興起,當然你也可以稱之為人工智能,還有像深度學習、神經網絡、随機森林等等,這些都是新的術語,它是老概念的新名字。像自動化這個名字也存在很長時間了,從數據中學習也存在很久了,有一些非線性的數學等式也存在很久了,其實過去這50年,我們回顧一下是如何讓這些方法發揮更大的作用,這裡有一個很好例子。對于電腦來說,無論是圍棋、象棋都不是很難的事,識别人臉也不是很難的事,今天的計算機已經可以承擔很多過去我們認為很難的任務了。當然不能說電腦變得很聰明,隻是讓他們玩的事情不是很簡單了,現在可以拿來翻譯,英文翻譯成中文,中文翻譯成英文,甚至寫一首很美麗的詩,會讓我覺得很了不起,我認為這個也會變成現實。

  所以我們看到今天随着機器學習或者人工智能,機器越來越會歸納了,不再是簡單的從年齡歸納出身高,比如說電腦,不再是你告訴它什麼是好的什麼是不好的,電腦可以自己去歸納來,所以電腦已經可以做歸納了,我們說歸納非常重要。比如自駕駛的車輛,電腦就可以知道我到什麼程度停下來,所以電腦這種歸納的能力也在不斷提升,無論化學、物理學等等,都可以借用這個發展。

  我們也可以把這種歸納、概括,把數據拿來進行概括,把它用于很多廣泛的領域。假定電腦像人一樣聰明,當然是個抽象的人,可以通過圖靈測試,但是電腦真正做的是什麼?就是從數據來概括,然後來自我學習。它是從數據的概括開始,這是計算機最核心的能力。

  薛瀾:好,下面請王教授。

  王飛躍:這個論壇是人工智能的标準化,我剛看這個題目是吓了我一大跳,就好像200年前要制定工業标準化一樣,對我來說人工智能剛剛開始,其實下面怎麼走我是不清楚,我知道很多人比我清楚多了,我是不清楚。我相信這是一個人工智能的時代到了,但是路還早。現在談标準,也太早了。

  剛才這位Michael講了很多人工智能,機器學習之類的,我一個學生說看到百度說Michael還當過一個州長,我就不太相信了。你不僅拿了諾貝爾獎,還是一個州長,這個跨界太大了,政治家跟學者的界不能跨。特朗普當了總統世界已經夠亂了,如果政治家變成學者,學者變成政治家,這個世界就夠難想象了,不管人工智能,什麼智能都沒救了。有時候跨界不能太大。

  我為什麼相信是人工智能的時代?我前20年一直呼籲正視這件事情,你們百度一下可能智能産業這個詞,全世界我第一個提的。那時候沒人提,不到幾年之後,都做智能産業,有時候比基因突變還快。阿爾法GO讓我認識到這個時代到來了。我們完全靠一個假設,就叫測試圖靈,大家可能都知道是師徒兩個人。圖靈大家都清楚就是圖靈機,計算機就是這麼來的,這兩個說的是一回事。諾爾曼就說靠着這個造吧,我們靠着假設有了今天的計算機和信息産業。阿爾法GO出來之後有一個AlphaGo假設,就是說新的智能時代來了。這個時代用一個特征來說就是平行智能,虛實互動的平行智能。用兩個特征來說就是從牛頓到莫頓。牛頓都知道,莫頓很少人知道是一個社會學家,他的兒子也得過諾貝爾獎。他在美國最有名的定律是莫頓自我實現定律。牛頓定律是小數據放之四海而皆知是。而莫頓定律是大數據,小定律的時代,用三個特征來說,就是阿爾法GO假設是小數據、大數據,以後你生産智能産品,你的産品是智能的,你一定要告訴我,你怎麼把小數據炒成了大數據,你怎麼把大數據提煉成解決具體問題的精準知識的小智能。你這個東西不給我說清楚,不告訴我,你的産品的數據原料是什麼,你說是智能就是瞎掰,因為數據部分才可能靈魂出竅,讓你的産品變成智能。阿爾法GO就是做了這件事,人類的80萬棋成7000萬,縮成兩張圖,最後把人類的這個圍棋大師全赢了,從小數據到大數據全赢了。最後來了一個阿爾法GO ZORO,把零從弄成3000,3000弄成一張圖,把阿爾法GO幹掉了。用了多久時間?從無到有用了三個多小時的學習訓練時間。你好好想想,人類圍棋大師一生的心血,再下去不要三小時,三秒都不要,所以意義非常大。所以我說阿爾法GO之後IT不是信息技術了,那是老皇曆,IT是智能技術,縮小都一樣,這是新IT。新IT的時代到了。

  我們也别忘了200年前IT叫什麼?那是老IT。我不是說新的比舊的好,舊的比老的好。從今之後,老的、舊的、新的一個都不能順。為什麼?IT要平行,因為我們有一個平行的世界,這就是上世紀最偉大的科學哲學家卡爾講的,現實有三個世界組成,我從小就知道兩個物理、心理世界,他說不對,還有一個第三世界:人工世界。我的有世界,IT工業技術開發物理世界,舊IT信息技術開發了心理世界,現在我們需要開發人工世界。所以人工智能熱了,所以大數據變成石油,變成礦藏,所以我們要用新IT智能技術。上面講經濟的新圖譜,你回憶一下工業時代怎麼來的?為什麼不從荷蘭而是從英文小島開始的,那時荷蘭多發達,航海、制造業非常發達,荷蘭擅長的是食品業。食品有一個問題,糧食有一個問題,吃多了撐死,吃少了餓死。所以有一個馬爾薩斯人口陷阱,英國怎麼開始的工業革命,從紡織品開始,把以前時尚的東西變成商品,紡出來的布又好又細,一見到洋布不要土布了,那是心理世界的開發,工業時代開發。不時尚再買就擴大經濟了。

  下一個要進入智能産業,我們也要把過去不是商品的東西變成東西,這就是開發第三世界。什麼不是商品?獲得諾貝爾獎的人工智能的創始人羅伯特西蒙,你信任這麼幾個人,對不起,現在區塊鍊把信用和注意變成批量生産和批發的商品,這就是為什麼360,這些新興的公司起來的原因。這麼一來極大的擴大了商品的範圍,極大的擴大了提高效率的路徑。所以我們就進入所謂我們的第三軸心時代。

  什麼是第三軸心時代?又有一個卡爾寫過一本書《曆史的起源》,就講軸心時代,他說公元800-200年,這600年期間在世界的兩河流域,人類出來哲學家,古埃及、古希臘、印度、佛教、中國、老子、孔子、孫子全來了,人從哪裡來,我到那裡去,全來了。每一世界都有自己的軸心世界。從哲學到科學具體了吧,但是理性也有一些。這就是我說的司馬赫,他得的就是勾貝爾的定律。這個時代要開發人工了,人工世界了,所以第三軸心,人工世界的軸心時代了,這是覺醒,要有技術和新IT。所有這一切都是全球化造成的,說一匹馬引起來,從高加索一直跑到中原串起來,因為什麼?人的天性是一是恐懼,恐懼要交流,又是貪婪,比較,比比來去。最後懶惰是尋求共識找标準,最後全球化。第一個軸心時代有了古絲綢之路全球化,但是物理世界的全球化讨厭在哪兒。你有了我就沒了,所以全球化就變成了侵略壓迫的代名詞。

  但是心理世界還好,從負和到零和,隻有人工世界是一個無中生有的世界,可以你有我也有,所以我相信一個新的全球化要來了,把信用,把注意力變成産品,這一個新的時代要來了,這就是一波智能的全球化,這就是我認為人工智能重要,我認為還剛開一個頭,還早呢。它将來需要的知識,至少我,我相信大多數人60%、70%都不知道,别急着标準化,先幹再說。我們學複雜系統有一個U線,标準化的U線出來了。

  謝謝大家。

  薛瀾:非常感謝王教授從曆史的回顧,從科學的演變,最後來告訴我們智能時代的到來,但我覺得對企業家來講,我們怎麼把智能時代的機會抓住,下面請360的顔總談談您的看法。

  顔水成:我其實是屬于跨界的,因為我本身原來在學術界當教授七年,後來在360已經待了近三年了,以前做計算機視覺。不得不肯定,在過去這些年人工智能發展的速度非常之快,特别是在學術界,大家可以看到每一年跟人工智能相關的學術會議發表的文章越來越多。去年我們做過一個粗略統計跟人工智能相關的會議每年發表的數量有4000多篇,帶來一個很大的問題,我們到底到哪兒去尋找足夠多的審稿人,能對文章進行正确的審核。今天我不想說人工智能多麼紅火,大家多看到了。今天我想分享兩個人工智能比較長遠的話題,原創性和安全性。

  在學術界和工業界,AI技術無外乎三種,一種是非常原創的,我們叫颠覆式的技術創新;一種是微創新。三是沒有創新,技術在一個領域取得了成功我照搬到另外一個領域來。學術界做人工智能的研究非常有意思,它的研究成果跟數據、應用場景是完全獨立的,意味着在學術界做研究原創性變得非常重要,如果沒有原創性就很容易被大家遺忘。

  因為AI是一個非常大的話題,比如現在最火的深度學習,我們仔細去觀察在深度學習領域最原創的,神經網絡,再比如生成式對抗網絡、深度學習的融合,還有不同的理論和應用。可以看到最初的點其實都不在中國,中國在這個領域更多的是說這個理論,這些出來之後大家覺得非常有意思,一窩蜂出來。比如像Gan,大家發現很有意思之後,計算機視覺領域的CTR,就能看到一堆一堆的文章全部幹這樣的事。但真正能被大家所記住的還是第一個人GoodFellow提出的Gan。

  最近深度學習的發展,大家對理論的期望越來越高,也就是說我們不再隻是去調調參數或者設計一個網絡上稍微做一點調整。昨天晚上我有一個很有趣的事情,跟我一個好朋友,一個做的非常好的教授,我跟他做一個讨論,我說我們倆要不要把中國做理論的機器學習的做得比較好的研究者全部列出來,我們倆微信來微信去,最後有一個名單。我是比較保守一點的,我說大概有10個,但那個教授更加保守,他說其實隻有5個。也就是在中國做這個領域,人才的儲備是非常少的。

  這也不要那麼悲觀,現在國家特别新一代人工智能的戰略出來之後,對大家來說是一個很好的契機,尤其做的比較好的研究者可以留在學校慢慢在這方面做一些比較好的貢獻。

  工業界稍微會有一些不一樣,工業界和學界很不一樣,它就是要解決一個問題,我有一個數據,産生一個模型,應用到我的産品裡,如果不工作就要去想辦法,去偵查我的數據讓我這個應用的場景,在我推廣的範圍之内。一個業務的成功取決的因素不隻是技術,像技術、産品,最終用戶,也包括我們的團隊,意味着什麼?即使你隻做非常一般的研究,也是一個比較優秀的公司。如果這個公司能有足夠的投入,比如你可以專注在這些比較原創的技術,而且把技術用在産品中的話意味着你最終不隻是一個好公司,可能是一個great公司,《從優秀到卓越》,你更加在乎它的話可能會成為一個卓越的公司。中國卓越的公司還是比較少,但我們已經具備這個條件了,我們有好幾個公司成為在世界範圍内巨頭的公司,他們有足夠的财力去組建相應做技術研發的部門,瞄準的是三五年時間的産出,而不是一年,甚至更長時間的投入。所以我覺得機會還是非常有的。

  另外一個維度,我想分享的是安全。可能大家現在思考的還不是非常多,但其實非常關鍵。360作為一家安全公司我們在這方面有非常多的探索,比如第一點軟硬結合之後對智能硬件我們會用傳感器,比如照相機,但其實是非常脆弱的,很容易被攻破的。比如一個攝像頭拿激光筆對着它,那它很快就會自盲。還有一個領域可能大家思考非常少,cencer(音)是會有老化的問題,那它獲取到信息的精準度沒有以前那麼高了,現在人工智能的算法都是在當前cencer(音)的基礎上不停的調優調出來的,之後到底它産生什麼樣的影響,以前的模型到底是不是能工作,整個社會基本上沒有做任何的探索,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AI軟件的安全性。這一點360研究比較早,它多是建立在底層的SDK上的,這些SDK可能裡面也有bug,比如我們做一個圖象識别的算法部署到服務器上,黑客利用軟件的漏洞可以在圖片上加一些信息進去,這個圖片就可以讓我的服務系統,或者陷入死循環,或者沒有辦法獲得系統的控制權限,這些也是我們平常想的非常少的。

  第三點,軟硬結合的時候,意味着連接變得不可或缺。連接之後意味着黑客就有機會滲透到你的智能硬件裡面了,他想做什麼樣的事就他說了算。

  另外可能還涉及到道德層面上的問題,比如說我們基本上有一個觀點,深度學習或者人工智能是沒有完美的算法,就意味着你一定要處理一些問題,比如你做自動駕駛,在這個上面就一定要控制,你到底是撞前面的人還是把車右轉到車道讓自己産生傷亡,這個從道理層面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總的來說我想說的是,原創性和安全性非常重要,如果想要您自己和您的AI公司能活的更長更久更優秀,這兩個維度可能是大家真的要花時間去關注的點。

  謝謝大家!

  薛瀾:剛才顔總提到的原創性确實非常重要,我們做的關于《中國人工智能發展報告》裡面也确實發現個問題,中國的這個學術界發了很多論文,但是在中國的企業,就是在中國跟國外的同行來比的話,确實不管是在論文還是在專利方面都還是落後的,尤其是我們大家所耳熟能詳的企業都不在我們分析的前20裡面,有一個唯一進去的企業我們留在後面再說,下面請楊總。

  楊帆:大家好,今天這個論壇是一個跨界的論壇,大家從我的穿着可以看出來,很跨界,我不是企業家也不是學者,我是碼農。我自己幹的事是怎麼讓優秀的技術變成産品和價值。在這個過程中,其實包括我參與創建這的家公司商湯,在這個過程中,其實我有幾個問題長久以來一直在困惑我,我也有一些思考,今天想借此機會把思考分享給大家。

  第一個問題是大家都知道,中國的創投圈有一個非常顯著的特征,叫做:追逐風口,每年有一個新概念,O2O,互聯網金融,人工智能,區塊鍊,每年都有一個新概念。從我們開始做的時候就在思考,我就在想一個問題,那商湯是一家做AI的企業,我們成立時候沒人提AI這個詞,我們也叫計算機視覺。我為什麼會相信說AI這件事情是一個就像王教授講的是一個長期有價值的東西,不是三年即逝的風口,這個問題我想了蠻久。

  一直回退到我上學的時候,那時候的計算機教材,對計算機學科有一個定義,是什麼?是對信息的采集、傳輸、存儲、計算和反饋的這樣一門科學。我們去看過去整個信息産業的發展也罷,或者是過去十年最火的互聯網行業也罷,幾乎所有一切的行業發展,産業價值的産生都來自于我們講的信息五個環節中某一個環節的技術進步。這個過程中我又發現說,互聯網其實它之所以跟其他的傳統行業形成一個在過去10年、15年形成一個泾渭分明的大的浪潮的差别是什麼?它其實對于信息的利用具備兩個非常鮮明的特征,一大一小。大的是什麼?大的是能夠比以往任何時候,任何行業都能更加把海量信息放在一起進行利用,就是更大量的一個信息,從采集多傳輸到存儲到計算,體現在每一個環節,這是大。

  另外一個叫做小,小是什麼?我們去看人類的消費品作為一個用戶,每天享受産品和服務的時候有兩類典型的特征作為服務的提供者。一類是說我給你提供一個低成本便宜的一個産品或者是服務,低成本享受服務,這是一個很典型的發展方向。第二個典型的發展方向是什麼,我給你提供一個更加貼身定制化的,更加符合你個人的喜好和偏好的服務。那互聯網其實在小的這一點,在對個人定制化服務的提供上,具備了一個以往任何一個行業所完全不能夠具備的能力。

  然後我又會發現,它對于海量數據的采集、傳輸、存儲、計算和它去提供這種給每一個人貼身的無微不至的定制化的私人專項VIP服務這二者存在很深的聯系。這個聯系是什麼?就在于它能夠把大量的數據用機器的方式從中挖掘出有價值的部分,而且是個人化的有價值的部分。

  我們會去看說随着最近幾年有一個新概念叫做:互聯網金融下半場。互聯網從虛拟世界走出,往線下,往傳統行業滲透,這是一個大的趨勢。阿裡去做實體點,往線下滲透。另外一個是行業巨頭發展信息的整合能力,提煉能力,再去發展互聯網的海量數據和定制化的服務,二者進行戶兩融合滲透。

  這個中間最關鍵的是把大量數據放在一起,把大量信息放在一起,從中去挖掘出價值,去找到每一個人定制化服務貼身的,每個人不一樣的價值信息,這件事情是什麼。我想了想就是人工智能。不過它以前可能,這件事以前就有,不叫這個名字,以前叫深度學習。隻是今天換了一個名字,但是本質沒有變,我們講計算機的五要素的閉環中信息的分析和計算的環節,想通這件事之後我想明白,這麼看人工智能是長期來講對整個行業企業的發展都非常具備的,非常重要的這樣一個長期性的價值提供。這我想明白的第一件事。

  第二件事,為什麼是中國,今天坐在這裡講人工智能和産業發展,為什麼中國在這樣的産業應用上能走在前面。就像剛才水成講的,我們在原創上并不領先,至少比起美國來并不領先,我們所提供的價值在哪裡?這個回過頭來看,兩個很重要的,第一個我們今天講所有的人工智能需要大量的一個信息的支撐,包括你完善的體系化的支撐,中國今天在這邊具備一個非常好的基礎條件。我們整個行業社會處在好的狀态下,同時有海量的人口,海量的人口帶來海量的數據,數據讓我們擁有很大的基數。

  在此之上,更加難能寶貴的一點是說我們行業、企業甚至包括,從業者對于AI的新技術,我們所面對它時候的一種心态這個心态在我看來比起甚至包括美國對于新技術,我們所展現出來的對新技術的接納、擁抱,甚至這個過程中去包容它的問題的這樣一種态度遠遠超過任何一個國家。這裡我舉一個小的例子,大家知道說我們有一些對話類的機器人微軟做過一個小冰機器人。這個小冰機器人跟你能對話,但是不知道這個機器人剛出來的時候會罵人,你罵它,它也罵你。人工智能就是這樣,他會模仿你的特征。互聯網網民引起軒然大波,罵就罵吧,沒什麼關系。

  但是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件事,微軟同樣做過一個事,在中國成功之後想在美國複制成功,做了一個TAY,但是很不幸試用階段,TAY遭受到了美國極端種族主義的一些人,你跟它說話,它會講一些政治不正确的東西,所以後來把這個東西下架停掉。這就是社會對新技術不滿足,不完美采用什麼樣的态度。

  還有很多例子今天時間有限,我就不講了,所以我會看到說,有這樣的人口基數,大量的數據産生,在此之上對新技術的落地應用,創新過程中的不完美伴随着産業實踐疊代,我們所有的包括企業家,政府所表現出的這種包容和接納的心态,我認為它會幫助我們在未來在人工智能的發展上取得一個更大的優勢。我也非常希望說所有人能把這樣的心态做的更加包容,以對于我們的産業提供一個更好的發展空間。

  這是我今天想分享的,謝謝!

  薛瀾:下面請郝院長,剛才人工智能他們兩位都提到了人工智能在未來的發展,包括風口投資等等這些新的機會。是不是對傳統産業是滅頂之災?還是提供了新的機會?

  郝玉成:謝謝薛老師,今天非常高興跟大家來分享人工智能這個話題,剛才楊總講到到底會給我們帶來什麼,他的關鍵詞是帶來價值。站在制造業這個視角,我在想跟大家分享的是,人工智能的最大的價值,就是引導、促進傳統産業的轉型變革,實現智能制造。為什麼是這樣?我們看我們在關注什麼?

  第一個,我們在關注人工智能技術發展的突破在哪些方面,一是技術突破,二是應用突破。

  技術大家看到算法,AlphaGo、視覺等等,這些都是依賴于數據、算法、技術能力的提高得來的。我們再看看應用上的突破,工業機器人、金融、交通、法律等等,人工智能技術已經開始進入這些領域。

  第二個,人工智能技術在制造業、産業方面面臨什麼樣的挑戰?我們剛才說AlphaGo典型的這個算法,它可以直接拿來用嗎?不可以。舉個簡單的例子,智能機器人,我們大家現在看到的大部分的機器人都是原來傳統上的自動化的機器人,如果我們要說智能機器人現在面臨哪些智能化的突破呢?最起碼四個智能化的技術:

  1、傳感智能。我們說人造皮膚,這個技術突破不了,我們現在所謂的那些智能機器人功能是做不到的。

  2、計算智能。AlphaGo隻是計算智能的一部分,很多的算法在算法智能裡面,大數據到小數據,剛才講到了。

  3、操作智能,最後得落地啊,一個機器人要去抓東西,它的有柔性,沒有操作智能怎麼可能實現?

  4、系統性的智能,包括集成化的智能、感知智能等方面。所以構建一個智能的機器人,不簡簡單單是一個計算智能就能完成的,所以産業界的研究一定在這些技術方面,系統性的研究,把它放到這個裝備裡面去完成它的智能機器人的所有智能化的要求,這是面臨的挑戰。

  包括我們說的标準化,标準化是對創新結果的一個固化,如果沒有标準化,走不到産業裡面,也走不到産品化,現在這個還有相當大的距離。

  第三個,當然要通過不斷的創新去加快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

  1、融合,一個是這些衆多的新技術在人工智能方面,進入到一個産業裡面的技術的融合的發展,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等等,這些新技術在智能制造裡面的融合。

  2、系統性的技術,光有機器人是不可以的,它有場景有對象。舉個例子,在家庭裡,在工廠裡,在車間裡,這個場景的技術要和智能化的技術結合起來,才有價值。

  3、平台化的生态運用的技術,這些才能構建出一個完美的我們叫産業發展的鍊條。

  所以到目前為止人工智能的技術在學術方面比較熱,在技術方面應該說剛開始走上一個初級的階段,走向産業還有很大的距離。

  當然我們相信通過不斷地創新,不斷的努力,人工智能會給我們帶來更大價值的技術,會不斷地走進産業裡。謝謝大家。

(科學探索)
本站文章除注明轉載外,均為本站原創或編譯歡迎任何形式的轉載,但請務必注明出處,尊重他人勞動,同學習共成長。轉載請注明:文章轉載自:羅索實驗室 [http://www.juhua536373.cn/a/201808/17543.html]
本文出處:新浪科技訊 作者:科學探索 原文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欄目列表
将本文分享到微信
廣告位API接口通信錯誤,查看德得廣告獲取幫助
推薦内容
廣告位API接口通信錯誤,查看德得廣告獲取幫助

http://m.juhua536373.cn|http://wap.juhua536373.cn|http://www.juhua536373.cn||http://juhua536373.cn